孙杨领奖服事件

孙杨在第一天领奖台上,赫然穿着361的黄色领奖服,而没有选择穿着中国体育代表团指定的安踏白色领奖服。这样颁奖仪式上出现奇葩一幕,同一国家的两名运动员身穿两身领奖服领奖,这在建立起完整商业体系的国际奥林匹克史,前所未见,为所未闻。

第二天,且不说孙杨的披国旗还是贴标行为,是从乔丹或者CBA那里借鉴来的灵感,但是他换上安踏领奖服的行为已经成为他第一天违规的实锤。

并且无论是个人领奖,还是与三名队友一起领奖,孙杨披国旗贴标的行为无疑是“鹤立鸡群”,虽然身穿安踏领奖服,但他始终没让安踏的logo露出,他的特权行为可以理解为,不断试图挑战中国体育代表团和奥委会的底线…【详细】

北京时间8月20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游泳首个比赛日,孙杨勇夺200米自由泳金牌,实现该项目大满贯。赛后颁奖仪式上,孙杨没有穿国家队统一领奖服,而是穿着个人赞助商服装领奖备受争议。纵观中国体坛,多位名将曾因为个人赞助商与国家队冲突而发生各种小插曲,林丹、宁泽涛、丁俊晖等皆在其中。

从仁川成名到喀山勇夺世界冠军,宁泽涛幸福来得太突然,但通往里约的道路上,这位英俊帅气的小伙子却经历了太多,最严重的时候,一度因为与国家队赞助商冲突而遭到“除名”。经过反复沟通、周旋,最终双方达成妥协,宁泽涛拿到了里约的门票,但这场纠纷占据了他太多的精力,结果兵败奥运。

2017-2018赛季羽超联赛,林丹首秀险些因为球包品牌与联赛赞助商冲突而泡汤,经过协商后才得以登场比赛,但其比赛不能进行电视转播。据了解,林丹球包的品牌是尤尼克斯,而羽超联赛赞助商是李宁,根据联赛有关规则,球员必须统一使用联赛赞助商提供的用品,所以林丹的尤尼克斯与联赛赞助商发生冲突。经过双方沟通,林丹获批上场,但比赛不能转播。

2017年斯诺克中国公开赛拉开战幕,首日比赛丁俊晖不负众望,在资格赛5-3击败小奥沙利文,晋级正赛,不过比赛前,丁俊晖因为迟到第一局被直接判负。据了解,丁俊晖迟到是因为胸标上的赞助商恒大金服与赛事冠名商北京银行有所冲突,因此赛事方要求他移去胸标才能比赛,双方在争论期间未能及时开赛。经过协商,丁俊晖可以继续佩戴个人原来的赞助商标恒大金服商场,但是首局未赛直接被判负。

早在2015年,包括鲍伊、摩根森在内的五名丹麦羽坛名将就因为个人赞助商和丹麦羽总赞助商冲突而被国家队除名。据悉,鲍伊和摩根森仅仅是无法参加当年在东莞举行的苏迪曼杯,而且所有的津贴都被取消了。随着与个人赞助商合同的结束,鲍伊和摩根森后来重返国家队。

某年澳网颁奖仪式上,夺得冠军的纳达尔摆好姿势等待摄影师狂拍,就在准备开始的时候,纳达尔突然跑着离开,这一行为让记者大为不解,后来得知,纳达尔忘记了携带赞助商的手表,属于违约,最后纳达尔戴着赞助商的手表,接受媒体各种拍摄……【详细】

北京时间8月20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进入到了第一个比赛日的争夺。在游泳项目的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的比赛当中,孙杨夺得冠军,首次染指该项目的亚运会金牌,成就了个人的亚运会大满贯。但是在比赛结束之后,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孙杨和队友季新杰并没有穿统一的领奖服领奖。

但是就在升旗典礼上,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孙杨穿着的黄色运动服是361度品牌的,也就是孙杨个人赞助商的,而国家队其他运动员所穿的,都是安踏品牌的运动衣。

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官方合作伙伴和中国奥委会的官方合作伙伴,安踏为中国运动员打造了领奖服,代表中国体育的精神风貌,代表中国运动员的风范。

按契约要求和国家代表队统一形象的要求,运动员在登上领奖台时必须统一着装官方领奖服。一件领奖服,不只是运动员成绩卓越的象征,更是一个国家的声誉、形象和公信力的代表。同一国家的运动员身着不同的领奖服登台,在世界体育史上史无前例,对于中国的国家形象和规则的尊重有重大影响。

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我们相信中国代表团对于违纪违规的事件,将会有公正的严肃的处理决议。我们也坚信本届亚运会,“众志成城”领奖服将见证中国体育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时刻,将伴随中国健儿驰骋赛场为国争光。

据最新消息,目前安踏已经与中国代表团针对此事进行交涉。361以及孙杨还没有就此事进行回应……【详细】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男子2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中国名将孙杨身穿非官方赞助品牌引发热议。这不禁让人想起两年前CBA赛场发生的“球鞋门”,当时在面向全国直播的广东德比中,易建联在次节将联赛赞助商提供的球鞋脱掉,下场后更换个人签约品牌球鞋并要求上场,在遭到当值主裁拒绝后,阿联径直离场返回更衣室。

这是CBA史上最大闹剧之一。中国篮协在事发后开出一纸罚单–阿联被禁赛1场+广东队被罚5万元。前几年“球鞋门”有愈演愈烈的迹象。以16-17赛季为例,常规赛首轮签有球鞋赞助合同的周琦和王哲林通过社交媒体发表抗议,他们的观点是运动员有权选择适合自己的球鞋,以保护双脚不受伤。结果,中国篮协在第2轮全面开打前通报批评首轮装备违规的球员,并明确表示,如再出现此种情况,将根据规定,给予违规球员当场停赛处罚。周琦和王哲林是因球鞋违规,李根和可兰白克-马坎则是因为未按规定穿着比赛球袜。

阿联导演的“球鞋门”,被视作商家之间的博弈。到头来,阿联成了炮灰的同时,确实对联赛赞助商和合作伙伴,以及CBA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让我们来科普一下阿联“球鞋门”背后的故事。2012年休赛期,李宁公司与中国篮协签订一份为期5年总价值20亿的合同,成为CBA装备商以及合作伙伴,这期间球员没有个人球鞋权益。这份合同起始于12-13赛季,16-17赛季是最后一年。这份每年4亿人民币的合同,CBA各家俱乐部和球员都是受益方,因为CBA20家俱乐部每年可以得到1500万左右的分红。但现实是,阿联在第三节中段返回球场,而他脚上穿的是个人签约品牌球鞋……

好在姚明成为中国篮协主席,以及CBA公司成立后,“球鞋门”不再成为争议的焦点。针对阿联扔球鞋,CBA公司在17-18赛季开打前出台史上最严厉条例保护赞助商。除了严格禁止从训练到比赛使用赞助商的竞品,运动员更不得在公众场合、媒体、社交平台等发布严重有损联赛战略合作伙伴的负面信息、言论等,违者轻则罚款100万元,重则罚款高达300万元。

孙杨身穿非官方赞助品牌第2天,男子8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孙杨按规定穿着中国代表团指定领奖服登台,不过他用一面国旗紧紧裹住领奖服,赞助商LOGO则被孙杨用一枚国旗贴住。这一幕似曾相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梦之队夺冠,迈克尔-乔丹等一批NBA超级巨星在颁奖仪式上,用星条旗遮盖了国家队赞助商的商标。

类似的商战案例有很多,比如2014年冬奥会,三星赞助了瑞士代表团,但他们要求运动员在任何场合需要遮盖自己的苹果手机标识,尤其是社交媒体……【详细】

本届全运会上,孙杨身穿361°运动鞋领奖一事引起争议。中国体育代表团官方合作伙伴安踏认为孙杨违纪违规,但孙杨作为361°的代言人也有合同在身不能违约。体育明星和运动品牌的代言合同非常复杂,当年郑智、阿迪和耐克三方就曾因为代言问题陷入官司。

2004年7月25日,郑智代表中国国家队参加亚洲杯足球赛小组赛对阵卡塔尔队的比赛时,穿着阿迪达斯球鞋,只是鞋面上的阿迪达斯商标标识被白色胶布覆盖。2005年3月9日,郑智代表山东鲁能俱乐部参加亚洲俱乐部冠军联赛时,也被发现穿着阿迪达斯球鞋。

2005年3月18日,郑智向耐克(苏州)发函,要求从即日起中止合同。同年4月底,郑智与阿迪达斯苏州公司签订了代言合同。此后,郑智在2005赛季中超联赛的三场比赛和一些大型活动中,均穿着阿迪达斯运动鞋。2005年11月7日,郑智更接受了阿迪达斯为其制作的特制靴,鞋面上印有“郑智”字样的繁体字,并在这之后频频参加阿迪达斯的各项宣传活动。

但实际情况是,当时的郑智已经和耐克签订了代言合同:2003年7月1日,耐克(苏州)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与郑智签订了《足球运动员合同》与《耐克标准合同条款》。双方约定:自2003年7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合同期内,郑智必须在参加所有运动或与运动相关的活动时,只穿着和使用耐克足部用品、服装、配饰和器具。

而且双方有明确规定:合同期内,郑智不得穿着或使用除耐克以外的公司生产的产品。换句话说,合同签订后,郑智在各类比赛中均穿着耐克球鞋。耐克(苏州)还支付郑智的基础报酬:2003年20万元,2004年50万元,2005年60万元,2006年70万元,2007年85万元。此外,耐克(苏州)还根据约定条件支付郑智表现奖金。

2006年5月10日,耐克(苏州)方面就郑智代言阿迪达斯问题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但在2006年12月19日,耐克(苏州)以证据不足为由,向朝阳法院申请撤诉,获得法院准许,不过该事件并没有结束。

在2007年4月,耐克公司再次以阿迪达斯公司利诱郑智,促使郑智穿着阿迪达斯球鞋参赛并与郑智签约构成侵权为由在上海提起诉讼,并要求与阿迪达斯在德国的关联企业萨洛蒙公司、阿迪达斯(中国)有限公司、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及郑智共同停止侵权行为,并连带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800万元。

此前,耐克公司于北京朝阳法院首次起诉阿迪达斯的庭审中,耐克和郑智双方就2004年下半年报酬37万元的支付问题各持己见。耐克(苏州)公司在支付郑智报酬时是否存在违约,成为双方争执的焦点。

耐克方面表示,支付郑智的2004年下半年款项被银行退回,但款项退回后,耐克主动为郑智缴纳了个人所得税,并愿意继续支付该笔款项。但郑智则认为,款项被退回是事实,自己此后在与耐克(苏州)签订的合同已解除的情况下,再与阿迪达斯苏州签约合法有效。

上海市一中院审理后认为,耐克(苏州)与郑智签订的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均应严格恪守及履行。从耐克方面来看,虽然耐克支付郑智2004年下半年款项被银行退回,但耐克主动付款的行为本身是欲正常履约;款项退回后,耐克主动为郑智缴纳了个人所得税,其愿意继续支付该笔款项的意思非常明确。

从郑智方面来看,在耐克付款被银行退回后,郑智没有向耐克苏州催款,其主观上不愿再履行合同的意图较明显。提出解约之前,郑智在比赛中未按约穿耐克球鞋,已经违反了合同的约定。此后,郑智一直穿着阿迪达斯球鞋出场,不愿再履行合同,故意毁约的意思表示显而易见。

最终,上海市一中院认定阿迪达斯(苏州)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故意以高额利益引诱郑智毁约,从而达到其与郑智签订代言合同的目的。阿迪达斯和郑智的行为,导致耐克丧失了剩余合同期内,郑智代言耐克产品所应获得的商业利益,双方应当连带赔偿耐克(苏州)的损失,酌情确定阿迪达斯(苏州)和郑智应当赔偿损失的数额为20万元……【详细】

本届全运会上,孙杨身穿361°运动鞋领奖一事引起争议。中国体育代表团官方合作伙伴安踏认为孙杨违纪违规,但孙杨作为361°的代言人也有合同在身不能违约。体育明星和运动品牌的代言合同非常复杂,但很多明星会有各自的妙招避免陷阱,火箭超级巨星哈登直接减去标志,库里在将球袜上翻盖住标志。

对于体育明星来说,签约公司拿代言费是正常现象。但也曾有不少明星像孙杨这样遇到两难选择,当全队的赞助商和本人的赞助商是竞争对手时,应该如何避免窘境呢?不少NBA巨星都有妙招。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梦一队”夺得金牌,当时的乔丹是耐克的头牌巨星,但赞助美国队的是另一个知名品牌锐步。在夺冠领奖台上,乔丹披上了美国国旗,盖住了领奖服上的锐步标志。

乔丹的这一做法很快被另一位体坛名将学到,2000年奥运会上,泳坛名将澳大利亚鱼雷索普也是用身披国旗的方式,在领奖时盖住了身上的耐克标志,因为他当时还是阿迪的代言人。

2015年,哈登和阿迪方面签订了一份13年价值2亿美元的合同,成为阿迪在篮球领域的头牌巨星。2017年休赛期,耐克和NBA官方达成了一份8年10亿美元的合作方案。也就是说,在此后的八个赛季中,球员的装备上都要贴上耐克的标志,这无疑让火箭巨星陷入两难境地。

鲍伊/摩根森是丹麦羽毛球队的王牌组合,在世界级的比赛中也有争冠实力。两人与彼得森、尼尔森、卡米拉等五人曾代言丹麦蓝罐曲奇公司,但在2015年苏迪曼杯开幕前,丹麦羽毛球队与另一家名为“Danisa”的曲奇公司签约,并要求所有队员需穿着印有“Danisa”字样的运动服出战苏迪曼杯。这与鲍伊/摩根森等人的个人赞助商出现冲突,球员们做出让步,提出补偿丹麦羽协5万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4.5万元)的方案。孙杨事件然而丹麦羽协并未同意,反而直接将这五名球员从国家队除名。

2017年夏天,哈登就提前遇到了新赛季需要处理的情况,和刚刚加盟火箭的保罗一同征战德鲁联赛,这项联赛就是耐克赞助。哈登的做法非常直接,为了避免窘境直接减掉了球衣上耐克标志。2017-18赛季常规赛中,哈登也曾直接减掉球袜上的耐克标志。

耐克不仅成为NBA官方赞助商,还在球袜上也取代袜子品牌Stance成为NBA官方球袜提供商。和之前阿迪达斯不同,耐克不光允许在球衣上添加广告,还允许在球衣上露出耐克的标志。对于签约其他品牌的球星来说,这无疑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库里是UA招牌球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oniquescollections.com/,孙杨听证会后发文他自然不想过多的穿着耐克的装备在球场上打球。和哈登减掉商标做法不同的是,库里的方法更含蓄一些:把袜子向下滚动,这样就巧妙的遮挡了耐克的标志。有相关人士透露,NBA手册里并没有明确规定球员袜子向下滚动问题。

克里斯特尔斯曾是比利时家喻户晓的网球明星,她与海宁被誉为“比利时双姝”,两人原本将携手征战2004年雅典奥运会。但由于比利时奥组委坚持要求所有运动员身着阿迪达斯服饰,克里斯特尔斯决定退出奥运会。早在克里斯特尔斯成名之前,FILA公司就曾慧眼将她选中,并一直量身定做适合她身材的服装,克里斯特尔斯为了坚持对FILA的忠诚,不惜以退出奥运会为代价。

和上述几位非常细心的巨星不同的是,足坛小罗曾经因为一口可乐,损失了148万代言费。刚从弗拉门戈转投米内罗竞技的小罗,首次代表新东家参加新闻发布会时,竟然顺手拿起了麦克风前的一瓶百事可乐喝了一口。

但是的小罗是可口可乐的代言人之一,每年的代言费高达74.25万美元。可口可乐公司得知后震怒,宣布小罗违反赞助合同并和他直接解约,小罗就因为那一口百事可乐,损失了148.5万美元的代言费……【详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