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的“气场”——暴力抗检风波始末

孙杨作风高调,加上出名后,“人红是非多”,确实有不少黑历史:无证驾驶事件、孙杨听证会后发文私生子事件、误服禁药事件、领奖服违规事件、和巴西女运动员起冲突、和老冤家霍顿龌龊不断……

在这个事件中,坚持黑孙杨的人群中不乏一些我们中国人,男有王勤伯,女有易小荷,是杰出的代表,表现相当专业,也相当卖力。

其实,他们的论调基本相似——看似中立公允,专业精准,实则剑走偏锋,哗众取宠,无非就是为赚取流量,或表达一下自己“非主流”——证明自己又有多聪明,而大众又有多愚蠢!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看我多聪明,全世界都说孙杨磕药,你们却蒙在鼓里帮孙杨洗地,蠢死了!”

事实上,作为吃瓜群众只不过围观这个风波,就看今天吹什么风——一会儿挺孙,一会儿倒孙,就看谁制造的分贝大——其实,他们就是跟个风罢了!

2018年9月4日,孙杨接受“飞行药检”,本来是例行之事,国际泳联授权国际兴奋剂检测管理组织(IDTM)来药检。

一切按部就班,孙杨也轻车熟路,配合进入抽血、取尿阶段,可这在进行中发生了不一样的情况。

当时,孙杨发现一名“尿检官”在拿着手机拍照、录视频,而一身短袖+短裤+拖鞋,有一种路人“乱入”的凌乱感。

一查才发现:三名工作人员均无法提供“此次检查的授权文件”,血检官和尿检官也无法提供“反兴奋剂检查官资格证明”——血检官甚至没有“职业护士执业证”;而尿检官只有一张身份证。

孙杨方面立即警觉起来,拍一些照片取证,包括身份证等——后来这些都交给了国际泳联作为证据的。

后来,“尿检官”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自己是“莫名其妙地被临时叫去帮忙的”。

“我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对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并不清楚,当时是夏天,很晚了,我穿着短袖短裤凉鞋就去了!”“可能因为我穿着不够正式,我见到孙杨后很兴奋,拿着手机拍照,所以孙杨要求查看我证件,而我只有身份证。”“然后他们打了一圈电话后,告诉我没有相关证件,没有资格参与检测事件,于是就请我到外面等候,我没有参与具体的兴奋剂检测过程。”

但在做尿样检测时发现情况不对时,就是停止了,并拒绝让他们把血样带走。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隐情,那就是孙杨跟检测官曾经闹过不愉快,引起的原因也正是“不专业”!

孙杨说:“我没抗检,我可以和你在原地等待配合检测,一直到你们派来有资质的检测助手到场,一直等到早上都没有问题!”

孙杨:“你们几个根本没权执法,我抗什么法!赶快把箱子打开,我要拿回血样!”

而恰恰是这个行为,被IDTM称之为“愚蠢”的,被外媒称之为“暴力抗检”,而暴力抗检直接可以判定为禁赛的,这正是这个风波没完没了的关键之所在!

孙杨方面这么做,原因非常简单:你们来路不明,万一这份药检被伪造,足以摧毁一个运动员的体育生涯,摧毁所有赛事荣誉,摧毁国家和团队的所有心血,等于将人推上绝路……如此后果,谁能担当得起?

当然,孙杨方面在这种突发面前,还是做下必要的留证的!他们写一份当时情况的报告说明,把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而IDTM的官员还自愿签字的了,证明孙杨方面说有并没有错!

接下来的事情,就开始慢慢发酵了。检测官认定“孙杨抗检”,而孙杨方面则陈述“程序违规”,双方各执一辞,都向各自的渠道申诉!

孙杨及中国泳联的态度:采集血样尿样,涉及程序违规,所以我作为运动员有权拒绝!

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态度:采集血样尿样程序确实违规了,所以孙杨没有违反FINA反兴奋剂管理条例 ,但由于官方文件中并没有“采集程度违规运动员可以拒绝”的相关规定,运动员拒绝采集是愚蠢的,应该接受检查,在事后进行投诉,而不是冒险去违反官方文件的规定破坏样品。

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态度:不管采集是否程序违规,都不是运动员破坏样品拒绝按程序接受检查的理由,所以WADA不认可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判断,要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回到这个事情的本质,其实争论的焦点:并非孙杨是否涉药,而是有没有权力拒绝程序违规的药检。

是否涉药的问题,孙杨在“飞行药检”方面一直被重点料理,这也是国际惯例,面对这种“飞行药检”,孙杨早已司空见惯。严格来讲,所在有国际赛事上崭露头角的运动员,都会被反兴奋剂组织盯上的!

想当年,“亚洲飞人”刘翔在雅典奥运会打破了世界纪录,就被国际田联质疑,怀疑中国田径作假,并固执地认为:中国人的短距离直道能力不足以拿金牌,之后两年内,刘翔接受了大约100次飞行药检,平均每周就要检测一次。

当然,作为“泳坛一哥”的孙杨也享受到了这个特殊待遇,因为在过去8年内,所有的200-1500米自由泳项目,澳大利亚只有霍顿拿过一次金牌,而孙杨拿了14块;澳大利亚自由泳之王哈克特的1500米世界纪录,也被孙杨连续两次打破,受到的质疑自然更多,飞行药检的次数更多。

从2008年到2018年11月,孙杨接受国际泳联的“飞行药检”次数就有46次,这些飞行药检都是有公示的。而这46次还不包括WADA、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和国际奥委会的检测次数。

事实上,“暴力抗检”事件发生后,孙杨依然继续接受国际泳联的“飞行药检”。

即便如此频繁地“飞行药检”,但他从未在国际赛事中被查出使用违禁药物,记住,一次都没有的!

现在这场听证会已经结束了,判定结果将在明年2020年公布。虽然结果还没出来,而且权威机构检测孙杨“零违规”,说明孙杨一直是清白的,但这个风波在舆论场中带的节奏,很诡异的,大家都笃定地认为:孙杨就是“磕药的骗子”!

而且,不说要国外,就是国内也有很多人笃定地认为:孙杨就是游泳界的耻辱,而中国游戏队全体磕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oniquescollections.com/,孙杨听证会后发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